意甲

补天道 -b- 八三五 或差在人和,或败于天时

2019-10-12 19:0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八三五 或差在人和,或败于天时

什么?跑了?

孟?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怎么就跑了?被人救走了?他还没干什么呢。

紧接着,他又想到——莫非是诈自己?

然而,下一步的举动又再次排除了这种可能,只听一阵混乱,那人的身形离去,连子哇乱叫的神鸟也顾不得了。

真的有人来救青鸾?谁?

任盼盼么?

孟帅的想象力也算可以了,但他能想到的人选也只剩下一个,只是也很荒谬。鸿鹄已经远走,白无青和姚凌波还被困着,其他的他知道在地下的人里,只有任盼盼和杨成云不在。可是也不合理,任盼盼和青鸾没任何交情,也没那么心善,为什么会冒险救青鸾?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帅想了想,突然听到姚凌波的声音,暗道:我还是先管我自己人吧。身形一闪,已经到了姚凌波身边,道:“是我。”

姚凌波惊喜道:“队长?”

孟帅回答道:“是我——”不由分说,一个血影杀放出去,立刻扫空了一大片,然后抓着姚凌波,几闪之下,已经退出了群鸟聚集之地。将姚凌波按住,道:“在这里别动。”

接着,他如法炮制,将白无青也从漩涡里拉了出来

。虽然群情汹汹,但那人一离开,群鸟无首,趁乱救人并不为难。

将两人聚集在一起,孟帅松了口气,道:“好歹没都折进去。”

姚凌波两人又惊又喜,孟帅道:“往西边走。谢离在那里,你们汇合之后便先等着。若有机会离开黑暗,立刻就走,不要等我,我还有事情要做。”说罢脚不点地,追随那祭祀人去了。

青鸾的下落,他其实并不关切,只要离开祭坛,去哪里都行,最多确认一下她是否脱身,算给鸿鹄一个交代,但他却不能任由那祭祀人跑了,若他猜得没错,要从黑暗中脱身,恐怕要着落在那人身上。

只是黑暗中追踪,十分困难,好在那人很贴心的解决了一个难题,因为他边跑边喝骂,声音远远地传了出来,想要追丢都难。

孟帅一面追踪,一面用敛息术隐藏,就听前面人骂道:“该死的叛徒,你竟然和这个女人联手。你是色令智昏了么?”

孟帅心道:原来是他们自己人。我就说,能趁乱赶到祭坛前面的,除了我这个挂比,也就是他们内部的叛徒。等等,那里还有其他人么?

他依稀记得,祭祀人有一个仆人,就是把青鸾架到祭坛上的那个,莫非就是他么?

果然前面那人喝道:“阿周,你现在把那女人放下,我还能饶你一命,我数五个数,不放心你就等死吧。五——四……”

孟帅觉得他凭空喊口号的姿态略蠢,但紧接着,一股一点儿也不蠢的其实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孟帅在背后看着,也不由得一震。

只见原本浓稠一色的黑暗,竟然颤抖起来。黑中更有一团更深沉的黑色,仿佛能把黑暗都吸进去。

厉害的武技!

这种武技让孟帅想起他第一次用的空间湮灭,就是如此毁灭一切的气势。这种武技在黑暗中使用,恐怕更有惊人的效果。

只听轰的一声,前方的黑暗震动了一下,随即寂然。

结果如何?

就听祭祀者大声笑道:“怎么样,粉身碎骨了吧?背叛者就只有这个下场——”

突然,就听一声冷喝,一阵风声响起,祭祀者叫道:“怎么可能——”紧接着纷乱的风声响起,似乎前面出现了战斗。

孟帅有些无奈,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精神力受限制的地方,获得信息太难了。他只依稀知道,前方又发生了战斗。而且,应该是青鸾出手。

这时,他才想起来,青鸾也是五大首座之一,实力比鸿鹄有过之而无不及,修为也不在那人之下。她出来战斗才正常,刚刚被人架在祭坛上的模样,本就不合理,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中了什么非常手段。

战斗时不分胜负,孟帅用耳朵听着,那祭祀者占了上风,但青鸾也没有败落。只是在黑暗中打斗,青鸾肯定比不上久在黑暗中的人,因此十成实力最多发挥五成,落在下风也合情合理。

孟帅这时已经到了跟前,他若上去插手,和青鸾联手,应该稳赢。但是黑暗中和人联手不是那么容易的,极易敌友不分,他和青鸾根本谈不上“默契”二字,上去恐怕还是添乱居多。

这时,突然听到有短促的哨音响起。

听到哨声,孟帅明显的感觉到了青鸾的动作发生了变化,只听“砰”地一声,似乎是击中了什么。紧接着,那祭祀者喝骂的声音更加厉害。

哨声时长时短的响起,孟帅已经明白——那声音是有人给青鸾的提示,听到提示,青鸾能更准确的对祭祀者的动作进行判断。

那人必然是对黑暗了如指掌,也对祭祀者的实力了如指掌。莫非就是那个“阿周”?

果然祭祀者骂道:“该死的东西,你能活到今日,全靠我恩赐,你竟然恩将仇报,去死吧——”说着,黑暗再次震动了一下。

刚刚那种黑暗的风暴,再次出现,范围比刚刚扩大十倍,只听青鸾闷哼一声,似乎跌倒了。

那人放声大笑,道:“小贱人,你还想和我斗?”

孟帅却是精神一振——就在刚刚,他发现了那种黑暗风暴的源头。也就是说,在那黑暗风暴发出的时候,他能够锁定对方的位置。

这就足够了!

孟帅不动声色的滑动脚步,渐渐靠近,准备伺机而动。

只是那人却不急着再次放出大招,反而不紧不慢的靠近,道:“你们两个,本来只需要一个祭祀,尤其是你,阿周,你本来能活到下一次祭祀,是你自己不要这个机会。我要把你们两个一起祭了。这样我神一定会苏醒。”

这时,就听青鸾冷笑道:“你知道我是谁?”

那人道:“你是我暗神的一部分。”

青鸾喝道:“我是青鸾,我就是你的神!”说着扑起,再次和那人交手。

孟帅暗自惊讶,青鸾还真是精力十足。她可是连续两次被那种黑暗漩涡打到,莫非那招声势浩大的武技是银样镴枪头?

这时,那人也惊疑道:“不可能,中了我的粉碎暗手,你怎么没受伤?”

青鸾道:“我说了,我就是你的神。”

那人勃然大怒,喝道:“你只是神的食物。”

两人在那里颤抖,孟帅却听出点味道来。青鸾所说的话,并非只是戏耍他,要知道他祭祀的神,多半就是传说中的凤凰之一青鸾。而青鸾首座手中,却有青鸾留下的尾翎,是不是那东西对祭祀人的招数有抵抗力?

那祭祀人却是想不到这点,只是喝道:“渎神的混蛋,去死吧。”

说着,气势再次暴涨。

孟帅眼看着对方的身躯,成为了黑暗的中心,一个恐怖的漩涡从中诞生,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旋转扩大,有吞噬八方之势。

就是现在!

乾坤移位!

孟帅久违的用眼睛锁定了目标,身子跟着移了过去,这一次,没有偏移!

刺——

灵犀一指!

偷袭的机会只有一次,理应用最强的武技,孟帅有几个选择,但他鬼使神差的,将刚刚才用过一次的灵犀一指用了出来。

一指刺破黑暗,准确无比的点在了中心。

那人向后便倒,然而倒之前,手中那释放了大半的漩涡,顺势往孟帅头上扣去。

干!

孟帅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他已经准备好再次瞬移离开,然而就在漩涡罩来的一瞬间,便觉得空间骤然被锁死。

不好!虽然还没有发动,但孟帅直觉感到,这时强行发动瞬移,定会失败,还损失了反应的时间,当机立断,放弃瞬移,手指移,再点出一指——

灵犀一指!硬碰硬!

指尖传来了撕裂的震动,孟帅可以清晰地看见黑洞移过来,和他的指尖就要碰在一起。

虽然没有结果,但他已经看到了结局,这一碰,必然是两败俱伤!

就在这时,眼前的黑暗,陡然亮了起来。

又是那种天上蹦出个金太阳般的光明,一瞬间,所有的黑暗为止一空。

而孟帅眼前的那个黑洞,在阳光出现的一瞬间,便如积雪遇到了太阳,瞬间化为无形,孟帅的这一指继续前伸,狠狠地戳在了一个东西上。

噗,鲜血四溅。

那毫无疑问,是对方的身体,只是戳在那里,伤口如何,孟帅完全不知道,他刚刚又被突然亮起的光芒闪的满眼金光,连对方在哪儿都没看清,何况击中的地方?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对方绝对好受不了。他的灵犀一指强力无比,挨上一指都够呛,何况两指?只是对方也真是倒霉,第一下是被偷袭还罢了,第二指挨得更瓷实,却是名符其实的“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

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孟帅跟着上去用重手将他制住。这时,天色骤然暗了下来,光芒再次如流星一般一闪而逝。

孟帅只来得及看清那人穿着一身青绿袍子,便再次陷入黑暗,无奈的笑笑,看来刚刚又是神一睁眼的杰作了。

将那人死死地制住,确保他再也起不来,方扬声道:“行了,我搞定他了!”

就听背后青鸾大叫道:“小心,那东西在你前面!”

濮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烟台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黑龙江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濮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烟台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