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农民代人上访被送精神病院6年半索赔26万

2019-08-15 12:1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农民代人上访被送精神病院6年半 索赔26万无果 大刘镇不是不赔,但镇财政没有这个钱,对徐林东的赔偿需要通过上级划拨专项经费,所以希望徐林东打官司向大刘镇索赔,法院判决多少赔多少,也才有依据向上级机关申请经费。 ——— 河南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党委书记李启龙 南都特派张国栋 发自河南漯河 河南漯河市源汇区大刘镇(原偃城县大刘乡)“被精神病”6年半的农民徐林东回家已经两个多月,除了本就应该获得的自由,对于这6年半的经历当地政府部门仍无一个明确的说法。至于赔偿,把他送进精神病院的大刘镇不说不赔,但要求徐林东去打官司;对于送他进去的当事人,漯河方面称调查还在进行中。 家里成了“信访办” 门楣上的枯枝被清理干净,地面的尘埃清除后,青砖的缝隙清晰可见。卧室的新床上堆了两床新被子,房间拉上了电线,摆上了桌凳,厨房虽无灶台,但有一个全新的煤炉和堆放着的煤球。 4月25日,在被漯河市大刘镇送进精神病院六年半得以回家后,时间悄然过去两个多月,徐林东正在逐渐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仅有的几分地给了村支书,每年收500多元的承包费。在收麦的季节,徐林东就没有多少活要干,已经六旬的他没有力气再出去打工,除了接待纷至沓来的媒体,或偶尔主动帮帮村里人收麦,他没有多少事要做。 “已经来了20多拨吧”,徐林东说。就在南方都市报回访他的6月28日,南京电视台也打来,说要来村子采访他。村子里的人也已习惯了媒体的问路,徐林东说:你一提我,他们就会告诉你怎么走。 他的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接待“上访者”。南都到村子里时,一名来自邻县舞阳的中年人也来找徐林东,想反映自己因为计划生育方面的问题而“遭打击报复”的事。“我在电视上看到徐大哥,一方面很钦佩,另一方面他这里来的也多,就专门骑了几十公里的车过来了”,这名中年人对南都说。 常言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徐林东正是因为邻居的官司代人上访,才遭遇“被精神病”6年半,但重获自由后,他似乎并不排斥甚至乐于替这些人作解答。 “我一般都会看看他们的证据是否充分,如果不够,我会告诉他们不要再告了”,徐林东对南都说。在回家的两个多月内,他已经接待了六七拨“上访者”,问题涉及征地、拆迁、城管多个方面“我很高兴他们来找我,但没拿出证据,我也不敢果断决策,有时候看他们材料不够也告不赢,就劝他们不要再告了,却怎么也劝不通”,徐林东对此有些苦恼。 给低保但不主动赔偿 6月28日,徐林东从大刘镇领到了自己的农村低保资料,其中致困原因一栏写着“因病”。银行账户上显示,他的低保从2009年12月起开始计算,每月为60元。 大刘镇提供的信息称,在徐林东从精神病院出来后,大刘镇为其安排了多项体检,体检报告结论是:徐林东除脑部出现一小动脉血栓和患有眼疾外,身体状况良好,无需住院治疗。因为眼疾,大刘镇还为徐林东配了一副2000多元的老花眼镜。 徐林东一一指着家里的东西说:床和被子,电风扇、煤炉和煤球、塑胶盆、不锈钢蒸锅,都是镇里派人送来的。5月10日,大刘镇党委书记李启龙还给他送来香烟和象棋,两人还饶有兴趣地对弈了一盘,徐林东输了,“我不好意思赢他”,徐林东笑道。 但除了这些“小恩小惠”,关键的“被精神病”6年半的赔偿却没有进展。 5月20日,徐林东向大刘镇镇政府提出国家赔偿264880元。徐林东的律师常伯阳解释说,是按每天99元的标准,总计6年半左右的时间计算出来的。一个多月已经过去,徐林东还没有拿到一分钱的赔偿。 大刘镇党委书记李启龙对南都说,大刘镇不是不赔,但镇财政没有这个钱,对徐林东的赔偿需要通过上级划拨专项经费,所以希望徐林东走法律途径,打官司向大刘镇索赔,法院判决多少赔多少,也才有依据向上级机关申请经费。“我们愿意他打官司告我们”,李启龙说。 6月27日,徐林东的律师常伯阳也首次与大刘镇就赔偿问题进行了接触,但大刘镇只派出律师和镇武装部长孟启作为谈判代表。大刘镇的立场仍是如上,而常伯阳仍希望通过协商来解决。“刚刚发生的赵作海案赔偿也没有打官司啊,打官司一是周期太长,一审判决之后还可能上诉再二审,且面临执行问题;二是对于徐林东来说,难免会产生对司法能否公平公正的担心”,常伯阳对南都说。 对于徐林东而言,这笔赔偿还是他度过余生的重要保障。重获自由后,大刘镇先后给了1000多元的补偿,但近两个月来,他因往返各地及招待就已经花去了5000多元,缺口都是靠自家亲戚补贴。基本无劳动能力的他,仅靠每月60元的低保显然无法生存。 在徐林东事件中,张桂枝也因为上访被大刘镇关进精神病院一年多,但她没有得到任何说法,仍然在帮别人带小孩维持生计。与徐林东至少得到一些关照相比,张桂枝被“遗忘”了。 送精神病院经县里同意 不仅赔偿遥遥无期,对于把他送进精神病院相关人员的处理,时间过去了两个多月,却“仍在调查中”。 在徐林东回家之后,源汇区于4月28日做出处理,对时任大刘乡党委书记史洪涛、副书记杨耀勤,乡计生办主任陈会军、乡纪委委员、综治办工作人员宋长兴予以免职。“徐林东事件”领导小组还初步查明:杨耀勤、陈会军、宋长兴滥用职权、弄虚作假,伪造徐林东入住精神病院所需的有关证明。 6月28日,南都在源汇区实地调查了解到,这4人目前都没有上班,仍在接受调查中。源汇区纪委工作人员也透露,区监察局副局长杨耀勤按规矩应该回避,因而目前仍在家,随时接受调查组的调查。史洪涛所在的区政府办称“史主任外出学习”,陈会军在里对南都也称,自己没有去上班,尚在接受调查中。 源汇区委宣传部提供的信息称,在4月28日的处理结果之后,调查小组就升格为市级,由漯河市纪委牵头,漯河市委书记亲任调查组组长。漯河市纪委对南都的询问则称,调查的具体事务是由源汇区在进行,需要了解相关情况应到源汇区。 对于为何要将徐林东送进精神病院,源汇区委宣传部称,多次有媒体要求采访,4人“坚决不接受采访”。史洪涛一直拒绝接听,陈会军在里对南都也称,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况且“现在也不方便接受采访”,也拒绝与南都见面。 唯一透露出相关信息者是史洪涛,据称是“被领导压着必须接受”,史洪涛才接受了新华社的采访。 担心的不仅是乡镇。史洪涛介绍说,徐林东是当时的偃城县重点稳控对象,县主要领导在一次会议上要求,乡镇要派出专人,盯紧看牢。他曾想把稳控徐林东的任务交给村里,但村里提出徐林东有精神病,谁也看不住。他长年累月上访,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是农民出身,对农民有感情,和徐林东没有个人恩怨。在乡镇辛辛苦苦工作十多年,现在又受到处分,感觉很委屈”,史洪涛对新华社说。 律师提出刑事控告 答复称“正在调查” 南都通过当地知情者了解到,调查组也调取了当时偃城县关于徐林东处理方面的文件,其中有当时的大刘乡呈送的关于拟将徐林东送到精神病院做精神鉴定的报告,偃城县时任相关负责人在报告上批示了意见,大刘乡方面才将之送往精神病院。后来偃城县已经一分为三,经历了较大的人事变动,且时间过去了数年,这也为调查增加了难度。 除了行政,徐林东的律师常伯阳以及部分友在案发后,也向漯河市和源汇区检察院提出非法拘禁、滥用职权等刑事方面的控告,目前得到的答复也只是正在调查中。灯盏细辛忌吃什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
中度心绞痛怎么治疗
20岁心绞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