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二十四行会没了, 规矩乱了,斗争来了_a

2020-01-20 09:27: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者按 从2015年开始,我们想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我们要做一本有温度的石湾陶瓷史,关注陶瓷背后的人,命运与人性。我们要做一本更真实更鲜活更好读的石湾陶瓷史,通过被采访对象的亲历描述,还原细节,还原现场,还原一个时代的风貌。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一本陶瓷专业史,而是经由陶瓷这个载体,将石湾这个地方的历史和时代风云勾勒出来,折射一个中国南方小镇的商贸史、城市发展史、文化史。 这一本有意思的书,我们想打捞存在于古籍及民间口口相传的石湾陶瓷历史碎片,集体记忆,发掘并还原石湾古窑场遗址以窑业生产组织方式在岁月中的变迁,让大家看到更多的石湾古陶瓷、生产工具、碑刻、文书等,我们将走近石湾陶瓷世家和大师,探访石湾陶瓷工艺之美。我们还将,关注产业工人在时代大潮中的个人命运,生活状态的变化。

如果您是石湾陶瓷的活化石,有很多石湾陶瓷方面的故事,或者保留了石湾陶瓷很多的实物,请您跟《陶城报》联系,让我们一起,去走近和还原石湾陶瓷。

《石湾陶瓷口述史》一书将于2016年 月28日正式推出,敬请期待。

预订电话:1 929171020

现在我们说石湾缸瓦 二十四行 ,说的是那些生产产品的行会。实际上到清末民初,石湾缸瓦的鼎盛时期,不只是二十四行的,除了直接做产品的行会外,还有其他辅助分工和后来增加的产品行会,加起来三十六行。刚才说了,明代石湾缸瓦已 初分八行 ,就是大盆行、埕行、边钵行、横耳行、钵行、白釉行、黑釉行、扁博行。到清代变成二十二行,其中有大行、中行、小行。民国达到顶峰,变成三十六行。

石湾陶业行会组织产生于明代,一方面是手工业生产在当时得到发展;更直接的一方面,是行业自身的发展。就是生产规模扩大了,产品分类和行业分工越来越细密,从业人员也多了,人一多,没有秩序没有规矩就会乱,所以各个行业就组织起来形成了行会。行会的功能,《石湾陶业考》说了,就是要 内而厘定行例,以杜内部之哄争;外以树立团体,以杜外界之滥入 。换句话说,行会就是一个对内起规范作用,对外起保护作用的行业体系。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每个行会只能做一个种类的产品,不能兼造仿造,这样就杜绝了行与行之间的恶性竞争。对于各个行会来说,各行有各行的行例,比如入行要交行金,入行后做工才能拿工钱,严守本行的技术秘密等等。行会还是一种互助团体,听我们石湾的老一辈说,有些行会有工友过身(去世),都有保证金给工友的家属;有一些行会,工友失业还有一点救济金,但是这个情况可能不是很多。

石湾陶业行会初时是有很多好处的,有秩序有规矩,对保证陶业稳定发展是有用的;但也有局限,就是自我保护,自我封锁。特别越到后面,这种局限性就越明显。原本是为了自己保护自己,后来慢慢就变成大家勾心斗角,互相争斗。

我就曾经见过一个行会争斗,大概是我几岁的时候,就是黑釉行和我们钵行之间的一个争斗。当时在我们住的水部村,绝大部分是做钵的。有一天,黑釉行一帮人拿着棍子过来。因为我们当时做了一些四方钵,黑釉行的人就说我们仿造了他们的一个产品,叫四方盅的,要来扫我们的场。他们做的那个四方盅是四方的,有四个角的,我们做的那个四方钵,就把角撤掉,变成了八个角。他们一看到我们做这个东西,就要过来把它们打烂。结果他们过来,也就是吵了一通,没有打烂什么,虚张声势一下就走了。他们虚张声势,我们这边也虚张声势。我老豆回到家,故意把家里的东西搞乱,特意让我老母(母亲)出去说她躲到柜子里去不敢出来。就是做一个假局,让大家觉得他们来我们这里是抢东西的,是打家劫舍的。后来这事也不了了之,我们那个四方钵还是继续做,因为我们已经去掉四个角了,他们也不能真拿我们怎样。

行会还承担一个活动组织的角色,就是每一年的 陶师诞 活动,大部分都是行会组织的。对我们细路仔(小孩子)来说,这是最高兴的了。 陶师诞 有两个,春天一个秋天一个,秋天是最盛大的,有 饮行 ,年景好的话,还有 过秋景 。当时在石湾,一年最黄金的时候就是秋天。春天是很惨的,有一句话叫做 捱罢春天捱水大 ,缸瓦做好坯是要太阳晒的,但是这边春天要下很多雨,一下雨就完蛋了; 捱水大 ,就是说夏天一来洪水爆发,水一浸,石湾也是要遭殃的,也要捱穷捱苦的。 捱罢春天捱水大 的下一句是 五穷六极七返苏 ,就是五月很穷,到六月就更穷到极点了,七月才开始复苏。七月过完,就是秋天。秋天一到,大家就可以聚在一起 饮行 了。

饮行 实际上就是聚餐,就是行会组织的行会聚餐。当时都是要各自给钱的,大多都是老板出钱,有一些行业工人也要给。 饮行 之后就是 过秋景 。 过秋景 是很热闹的,是全镇都参加的大型活动。就是各个行业拿出自己制造的产品,组成队伍,从陶师庙出发,一路游完全镇。比如茶壶行,就弄个很大的茶壶,比真正用的要大好多倍,然后拿去展示。那时候石湾是中心,其他周边农村有一些跟我们石湾有亲戚关系的都过来看热闹,看完有些回去有些就直接睡亲戚家,看完 过秋景 又参加宴会,搞得好热闹。

我老豆希望我多见识世面,每次 饮行 都带我去。每次老母都塞一个盅给我,偷偷跟我说,你代老母去吃,要吃饱啊,吃完了把吃剩的菜拿回家。当时家里是很缺吃的,女人一般也不会去参加 饮行 和 过秋景 这种公共活动。

当时石湾对女人,用现在的话说,是有点性别歧视的。当时行业有一些禁忌,都是把女人当作不吉利的东西。比如说女人是不能去灶上的,是不能跨过龙窑的,特别是怀孕的女人。还有就是装灶的时候如果碰到女人,就是不好的意头(兆头)。做缸瓦的都知道,装灶是一道很重要又很容易出问题的工序,你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泥坯,又是成形,又是上釉,最后就要装灶了,但是产品一装进去,不好彩(运气不好)的话就会在里面塌了烂掉。那些做大件的,比如做大缸的,一般都很稳都不会塌;但是做小件的,比如我们做的钵头,是一只一只垒上去的,是很容易塌的。如果刚装满窑要点火就看到女人,特别是怀孕女人,这个意头就非常不好了。这时候装窑的人就会说: 大吉利是(大吉大利)啊,大吉利是啊 出灶时没出事就好,出事的话肯定又要骂了: 哎呀,都是因为那个衰婆,那天看见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旧时女人的社会地位本来就不高,又加上做缸瓦都是体力活,靠男人的多,所以就歧视女人。前面跟你们说的那些 公仔女 煲婆 ,其实也是一种歧视的称呼。因为女人没有力气,只能捏捏公仔,印一下茶煲。这种活产值低,也不用多少体力。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石湾的陶瓷缸瓦,就只有公仔了。旧时的石湾是不一样的,旧时是日用缸瓦的天下。

但是你要我说现在有什么可惜,就说现在二十四行没了,旧时很多缸瓦产品没了,是不是很可惜?可惜是可惜,但是想想也没什么。这世界就是这样的啊,老话讲时势轮流转嘛,一样东西兴了,一样东西就没了,这很正常的。

现在要是让我们回到过去,再用人力来生产,我们也是不愿意的。我是做过缸瓦的,知道那种苦。在厂里面的时候,我是做拉坯工序的,我们做钵头的拉坯要用一个转车,是用人力在上面蹬让它转起来的。师傅拉坯,我就负责蹬车。蹬几下又要把钵拿起来,然后又蹬,又把钵拿起来。我就是个十四岁细路仔,整个早上就像机器人一样重复一个动作,不停地蹬车起钵,蹬车起钵。天冷的时候最惨了,因为都是光着脚蹬车的,那不是什么长萝卜脚的问题了,就是蹬到这里(指脚底板)都穿了。

说实话,在厂里蹬车的生涯,对我来说是不堪回首。换了现在的年轻人,做三天就挺不住了,撒手不干了。以前的生产方式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发展了,产品其实也是一样的。别看现在好像流行用一些老古董老东西,一旦让你用回缸瓦,煮饭煮菜用缸瓦,盛饭吃饭用缸瓦,甚至像我跟你们讲过的,像以前石湾人那样,装衣服都用缸瓦,你未必习惯得了。

哪个小儿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饭后恶心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小儿便秘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