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黑卡 第二百四十二章 骗与被骗(为盟主MIK3贺)

2020-01-18 21:0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卡 第二百四十二章 骗与被骗(为盟主MIK3贺)

石磊腾地站起身来,怒不可遏的指着这个倒打一耙的女人,手舞足蹈。

“真的是个疯女人,这种话在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淡定从容呢?搞得好像是在上生理卫生课一样。我还怀疑你偷偷亲我摸我了呢,昨天明明是我先醉的,虽然我喝多了,可是没断片,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到洗手间放水回来之后,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你!你这个疯女人!你不是说你要睡床么?你跑到我家里鸠占鹊巢就算了,我也把床让给你了,可是……那么大的床你不睡,非要跟我挤在沙发上……”

魏星月的脸上也不禁微微有些发红,她依旧从容的说道:“可是在我的记忆里,你是去卫生间放水了,然后你回来,坐在我的对面,开始对我动手动脚。我甩开你,你却说反正都亲过了,再亲一次也没什么。然后你就抱住了我。再然后,我就没意识了,大概是是睡着了……”

这一下,石磊不淡定了,他吓得倒退了几步,眼睛瞪得有平时两个大:“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昨天每件事都记的很清楚,我绝对不会对你动手动脚还说那么中二的话的!”

魏星月不言语,只是抬头静静的看着他。

石磊叫了几嗓子之后,自己也开始心虚了,他感觉到没把握。

在他的记忆里,他是没断片不错,可是断片就意味着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儿。石磊记得自己是坐上沙发就坚持不住倒下去睡着了,可是如果那不是睡着,而是断片,那么,魏星月所说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哪怕有点儿超出石磊的想象能力,可喝多了,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完全追随自身的欲望,面前摆着这么一个绝世美女,石磊未必就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不会是真的吧?”石磊眼珠子乱转,开始想着该怎么给自己找借口,毕竟,他对魏星月真的没有那种心思,之前的接吻,纯粹是阴差阳错,还有一次根本是被魏星月给强吻了——当然,石磊必须承认,那感觉很销魂。

“哼哼!”魏星月冷笑两声。

石磊心怀忐忑的低着头,心里也不知道组织了多少推脱之词,比如说那是在丧失意识的情况下屈从身体的本能,比方说他也是个血气方刚正常的男人,魏星月本来就不该在一个男人的蜗居之中穿的这么性感暴露,这根本就是对男人赤|裸裸的引诱……可左思右想,没有一个借口能用,如果真的如魏星月所言,石磊百口莫辩。

难道我真的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了?不过,看来魏星月也并不是特别的生气,大概是因为我始终是夺走她初吻的男人的缘故吧,只要没有真的把她那什么了,好像还好。可是,真做了也就算了,老子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到底摸没摸?连手感都不记得,却还要背上这个罪名,尼玛真是亏大了。

“说说看吧,你决定怎么办?”魏星月冷笑着问石磊,其实心里早就快憋不住了,强忍着笑意真的很难受,如果这时候石磊抬头看她的话,或许会从她肩头的颤动看出一些端倪。

可石磊不敢抬头,他只是忐忑不安的把头深深的低下去,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自己的裤裆里。

“麻痹的,石磊啊石磊,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对得起一一么?万一魏星月这个疯女人让你负责,做她男朋友,你该怎么办?宋淼淼那边还没摆脱呢,这边又来个魏星月……石磊啊,你就作死吧,你这辈子迟早死在女人身上!”石磊在心里暗暗的骂着自己,又是悔恨又是自责……

但是,石磊突然间看到魏星月的那双脚,依旧迷人的脚,盈盈一握,蓝色的豆蔻妖艳夺目。魏星月的脚在微微的颤抖,就像是一个人憋不住笑得时候,身上的许多关节都会随之颤动一般。

猛然抬起头,石磊果然看到魏星月脸上那苦苦憋着的表情,想笑却又不愿意笑出来,都是这样。

而看到石磊抬头,魏星月也知道骗不了他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整个人都倒在了沙发上,快活的像是个天真的小孩。

“你骗我?!”石磊愤怒的瞪着眼睛,但是很快,他就瞪不起来了,甚至,他把头别了过去,又把身体也转了过去,最后他走到窗边,看着外边,一言不发,却双拳握紧紧贴在身体两侧,似乎很紧张。

魏星月不明白石磊为何如此,渐渐停下了笑声,低头一看,才知道石磊为何会这样。

微羞之下,魏星月心里也是暗骂:这么好的福利你居然不看。

原因很简单,魏星月笑得太过于放荡形骸,以至于身上的浴袍带子全都松开了,浴袍前襟完全散开,露出了里边的胸衣和内裤。

其实这真没什么,站在泳池边,走到温泉旁,有的是穿着泳衣,比基尼的女人,想怎么看都没人管你。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只穿着内衣被男人看见,却总有一种被占了便宜,而男人也仿佛享受到无尽福利的感觉。更何况,魏星月的内衣还算是比较保守的,基本上也就看点儿轮廓而已。

系好了浴袍的带子,魏星月说:“行了,别看风景了,今天雾霾外边啥也看不清。”

石磊缓缓转过身,很认真的说:“以后绝对不会允许你踏足我家半步。”

“给你送福利你还傲娇起来了,我都没说什么!”

“你当我愿意要这种福利么?你觉得是福利,我觉得是毒药好不好?!”

一句话,魏星月呆住了,她看着石磊,突然有一种说不清的滋味在心头酝酿。女人就是这么奇怪,要是一个男人对她表现出急色吧,她肯定会说那个男人是臭流氓,可如果男人对她不假辞色,甚至表现出毫无兴趣的样子,却又会把她得罪的更狠。

但是魏大小姐的心理素质何其过硬,她绝不会允许自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里深陷,很轻松的就找回了原先的自信。

“今天天气好像也不是太好啊,你确定要去打球?”魏星月迅速调整好,问。

石磊看了看外边的天气,还真觉得这样的天气也不是太适合打球,一杆子挥出去,球还没飞出二十米估计就看不太清楚了。他对高尔夫其实兴趣也不是特别大,主要是觉得买了套那么贵的高尔夫球杆,要是不多用几次,闹不好权杖会藉此找他的麻烦。

“我反正是初学者,始终是在练习场练习开杆,就算看不清,也没什么大关系吧?我记得以前看电视,人家下雨天还打呢。”石磊觉得,这么贵的玩意儿,还是多使用几次比较稳当。

郑州性病医院好吗
北京首大医院网上挂号
北海白癜风医院地址
广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宿迁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