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超维术士 第1112节 温彻斯特

2019-10-12 23:3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1112节 温彻斯特

科莫多此时还在和埃塞克缠斗,前去围剿科莫多的巫师,唯有埃塞克能给它喂招。可埃塞克的体力也在不停消耗,一旦埃塞克的体力降至零点,科莫多便会没有顾忌,直捣背后的浮冰。

眼看着埃塞克背后的黑龙幻影在逐渐变淡,另一边科莫多的气焰却不断的高涨。

在每个人心绪越来越沉的时候,从蒙奇手中接过凝血药剂的男子,转过头看向科莫多。

他站起身来,毫无声息的向着战场中央走去,空气中仿佛凭空多了台阶。

男人一步步的走向科莫多。

天际暗红浮动的火纹,是他的背景,勾勒出他瘦削纤长的身影。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就像是一幅画卷。男人的背影十分孤独,却无比的有力,霞红的天空将他的身影映照的细且长,而他的对面是狰狞、恐怖和充满血腥的大恶魔,但他却义无反顾,没有丝毫迟疑。

就像是在战场上,一个人要抵挡千军万马的将士,在其他人都纷纷撤退的时候,他逆行而上。

但实际上,眼前的大恶魔,比起千军万马更加的恐怖。

埃塞克被科莫多一道火焰之手打到了胸口,虽然黑龙的鳞片暂时防护住了想要侵入体内的火毒,但那巨力却难以抵挡,在一声低哑惨呼之后,埃塞克呈抛物线往后落。

好不容易,埃塞克在半空中调整着身形,止住了掉落的趋势。与此同时,却看到了身边迈着坚定步伐的男人。

埃塞克眼睛一时有些昏花,居然有人在这时上前面对科莫多?要知道,在死了十数人后,惜命的巫师已然不再上前,就算要上,也是象征性的派个傀儡。

当埃塞克看清他的模样时,瞳孔却是一缩。

“是你?”埃塞克表情很古怪,就连语气也带着一丝异样:“你能撑住吗?”

埃塞克问了一句和蒙奇一模一样的问话,他得到的回复简单却很坚定:“交给我。”

男子穿过埃塞克,继续面向着科莫多走去。

科莫多此时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下一个面对的对手,不是埃塞克,而是这个瘦弱且古怪的人类。

它没有去追杀埃塞克,而是目光疑惑的看着“新对手”。

不知为何,随着男子的上前,他总有种心惊胆战的错觉,明明这是一个实力低微的人类,就算和埃塞克相比,也低了起码两个层次。

但偏偏就是这个实力低微的男子,让它在战场上头一次感觉到了胆怯。

男子看上去坚定自信,可奈何身体实在太过孱弱,走到一半的时候,再一次全身颤抖,捂住嘴想要忍耐,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大量的鲜血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科莫多:“???”我还没动手,就自己吐血了?

浮冰之上的诸众也是捂着眼,一副“我看不下去了”的模样,唯有霜月的人,眉头皱的紧紧的,似乎早已见怪不怪。

吐完血后,瘦削男子顶着苍白的脸色,拿出蒙奇阁下给予的凝血药剂,一口灌进嘴里。药剂进入腹中之后,温温热热,瞬间弥补失血过多后的体虚,他的脸色也逐渐恢复正常。

可之前那种好不容易给众人酝酿的“一场孤独且背水之战”的气氛,这一刻却是完全丧失了,只剩下一阵笑话。

“他到底是谁,真的可堪一战?我都担心他半路吐血吐死。”一个站在马赫尔身旁的男子问道,他完全问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他的吐血是天谴,但之所以有天谴,却是因为天嫉。”

马赫尔顿了顿,没有解释所谓的“天嫉”为何,而是继续道:“他叫温彻斯特,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霜月护卫队员,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蒙奇阁下的……学徒。”

……

萨曼莎身形敏捷的在墙壁上飞速跑动,她的身体几乎与地面呈平行,但她却没有丝毫的趔趄,步伐稳健的在周围建筑废墟的墙壁上来回跳动。

而她每每走过的地方,都会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并非是她造成的,而是她路过之后,便有生着狰狞倒刺的触手扎过来,将墙壁砸出一个个洞窟。

萨曼莎若是慢上一步,便有生命危险。

在连续绕场跑了一圈后,她耳边传来一道呼啸,同时而来的还有‘淅沥淅沥’的雨落拟声。

萨曼莎不用回头,都知道背后来的是什么。

呼啸声速度极快,当听到时已经到了她的背后,萨曼莎咒骂了一句:“该死的!”

萨曼莎只能凭空起跃,以头朝下、脚朝上的姿态,在空中一个转体,落到了一把飞袭而来的雾白伞面上。

白伞是打开的,并且旋转着,发出呼啸声。之前,向萨曼莎飞袭而来的,就是这把伞!

萨曼莎只是脚尖点了一下伞面作为借力点,然后又立刻腾空,在半空中时,她看到对面的坎特,不禁比了个“准备好了吗”的手势。

坎特给出的回应,是身形从立体化为了平面的黑影,黑影一出现,立刻膨胀成怪异的黑色四方体,将位于场中央的恐怖大恶魔桎梏其中。

“好机会!”萨曼莎见状,伸出脚凭空虚点,改变了前进方向,像一支射出的利箭,向着场中央飞驰而来。

随着靠近场中央的黑色四方体,萨曼莎身周突然变成了晶莹的琉璃,天空落下的雨点,还没接触到琉璃,就化为了水雾。

“琉璃天堂!”在憋屈了许久后,这一刻萨曼莎忍不住高呼出声,一是为了提醒坎特自己的攻击即将达到,二来也是发泄内心的怨闷。

琉璃的世界,与黑色四方体完美的融合。

本来呈影雾状的黑色四方体,变成了散发暗光的黑暗琉璃。

萨曼莎落到了一边残败的废墟楼顶,坎特也在琉璃与黑色四方体融合的刹那,从黑影化为了实体,飞到了另一栋高楼的阳台上。

雨丝还在继续的落着,但没有任何的雨点能落到场中央的“黑暗琉璃”。

“破、碎。”萨曼莎面无表情的打了个响指。

话音落下,黑暗琉璃一角出现了裂纹,只听“砰”的一声,黑暗琉璃化为了无数的碎片,同时,在炸裂开的时候,也带起了无数触手的碎肉。

那女恶魔的触手,瞬间被砍断了一半。

萨曼莎不禁勾起一道笑容,没想到头一次和坎特合作,居然就得到如此强大的招数,这是萨曼莎之前未曾想过的。

这也是一边倒的战斗,在逼迫他们快速的进化。

黑暗琉璃炸裂开的碎片,随着雨丝纷飞。然而,在影影绰绰的碎片里,萨曼莎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轮廓。

萨曼莎撩起发丝的手,突然顿住了:“难道,它还没死?合作攻势也没有用?”

萨曼莎有足够的信心,之前那“黑暗琉璃”的杀伤力,绝对可以达到三级真知术法的程度。在这样的攻势下,萨曼莎甚至觉得,就算是蒙奇阁下想要稳稳接下这一招,可能都够呛。

可现在,那个女恶魔居然接住了?

当黑暗琉璃的碎片彻底归于尘埃的时候,“淅沥淅沥”的声响,伴随着一阵女人的尖锐笑声,先一步灌入他们耳朵。

当抬起头看过去时,发现场中央一片艳红的血迹。

这些都是触手被截断时留下的。

然而,伤到的也仅仅是触手。

在场中心的位置,那个名叫妮托缇普的女恶魔,身上的华贵服饰一点也未曾残破,就连她裙子下面的触手,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之前,妮托缇普用伞遮住了面容。此时,它缓缓的掀开了伞。

最先露出的是它那蕾丝白手套,接着便是那如水一般澄澈的冷艳容颜

“还真的毫发无损!”萨曼莎咬牙切齿,话音从齿缝中憋出。对比一下,妮托缇普还是一副完美无缺的模样,而她自己,不仅灰头土脸,连琉璃般的长裙也破了口,露出里面白皙的双腿。

“果然,我最讨厌的就是打伞的女人。”萨曼莎眼底闪过恨意:“无论是芙萝拉,还是你!”

妮托缇普笑而不语,这两人的攻击,的确给她很大的惊讶,特别是之前那措不及防的合击,简直令人惊艳。妮托缇普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做到如此高完成度的融合技。

最重要的是,这个融合技的威力,也超乎它的想象。

若是换成其他人,哪怕是被称为最强肉身的巴菲门特,估计也会受到不小的伤。

但是,他们遇到的是我。想要在雨天中对自己造成威胁,那除非高它一整阶的碾压才行。

妮托缇普对自身非常有自信,但是,它想要短时间内将这两个巫师袭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看来只能先耗光他们的能量。”妮托缇普如此想着的时候,它留在天空中的眼目突然传来惊变的信息。

天空出现惊变?难道,除了那愚笨的巴菲门特被轰死了外,还出现了其他意外?

难道米诺陶洛斯和厄德西诺斯也出事了?

妮托缇普猛地抬起头,看向浮冰处。

当看清具体情况时,它的表情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河池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莆田治疗卵巢炎费用
榆林整形美容
河池治疗阳痿方法
莆田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