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绝世剑尊 第3章 一对一淘汰赛

2019-10-12 20:5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剑尊 第3章 一对一淘汰赛

徐啸云阴冷恶毒地看着徐原,如同看着当初的徐原,他恶狠狠地説道:“徐原

!你让我好没面子!我身为徐氏家宗的长子,本应承继族长之位,你却当着所有族人的面把我挤下去,让我抬不起头!你抢走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现在,你又一次把它从我手里抢走!我,徐啸云,与你势不两立!”

“求之不得,得而复失……”徐原眼眸里闪过一抹惆怅,接着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你也是一个可怜人。<-.”他收回剑魂紫电游龙,挥袍转身,走到徐寒的面前停了下来。

徐寒这时却不知该説什么了,仿佛他和徐原之间隔着一座山,后来他才想明白,这座山的名字,叫做实力。他开始明白,这是一个凭实力説话的世界,拥有强大的实力才拥有话语权,没有人会同情弱小。

徐寒暗叹一声,这身体以前的主人是个废物,他的堂兄瞧不起他,对他冷嘲热讽,无怨无仇却要置他于死地。而家宗的人不但没有同情他,反而支持徐海杀他,就因为徐海比他强大。

“你受过的屈辱,就让我来为你洗刷吧。”徐寒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精芒。

徐原眼带笑意,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寒儿,十天不见,你成长了很多。为父很高兴。”一句话,表达了他对徐寒的肯定。

徐寒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还不够强。

徐寒战胜了徐海,自然也赢取了去云天宗学习的资格。徐寒明白,徐啸云不会就此甘心,他的大儿子徐飞和二女儿徐秋雨都是云天宗内门弟子,且都已踏入气境。在家宗内,有徐原护着徐寒,他奈何不了,可若是徐寒去了云天宗,那就不一样了……

再过几天,云天宗就会派人来接新弟子入门。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

三天后,徐寒的房间内,黄白两种光华交替闪亮,反复多次,蛋黄色光华逐渐被乳白色光华吸收。突然,乳白色光华大盛起来,璀璨的光华从门缝里射出,光芒万丈。随后,光芒渐渐收敛,一切归于平静。

徐寒的眼眸遽然张开,一抹淡淡的白芒一闪而逝。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很多,气息变得更加强大。

“蛮境七级,应该达到云天宗外门弟子的平均水平了。”徐寒的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几天,徐寒一diǎn也没有松懈。剑修突破至蛮境七级,冥剑鬼步与无影剑也都达到第三层。徐寒也在提升剑技的过程中发现了幻之道提升的属性,不是力道也不是剑速,而是幻像,剑技的境界越高,制造的幻像也越多。

想徐海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把剑技修炼到了第二层,就被大家称之为天才。对此,徐寒也只是笑了笑。

云天宗今年只在徐氏家宗收一个弟子,这个资格原本是徐海的,可是却让徐寒硬生生地抢了去。因此,看到徐寒被云天宗接引弟子带走的时候,徐海的眼中尽是嫉恨与愤怒。

“我一定会让大哥杀了你的!”徐海把拳头攥得很紧。

云天宗,位于天子山脉主峰天子峰,天子山脉有东、西、南三面,石峰林立,沟壑纵横,雄壮的石林或如刀枪,剑戟,攒刺青天,如千军万马奔踏而来。而天子峰,则在群峰围绕之中,居高临下,俯视群峰。

云天宗派来的接引人两男一女,皆为青年,统一穿着白袍,白袍背后绣着一朵白云,此乃云天宗的标志。徐寒记得只有内门弟子才能穿云天宗的宗服,可见这三人的实力不可小觑,至少踏足气境。

除了徐氏家宗的徐寒,还有另外三个家宗的子弟,每个家宗只接一人,换而言之,另外的三个人也都是本宗子弟中的佼佼者。

“请问,你是哪个家宗的?”云天宗的接引人都很寡言,一路上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或许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三位新入宗的弟子中唯一一位女性弟子主动跟徐寒打起了招呼。

“徐氏家宗。”徐寒淡淡地回了一句。跟他打招呼的女孩长得格外清灵,明澈的眼眸似清泉潋滟。

“我叫沐雪,来自沐氏家宗。”沐雪甜甜一笑,看得徐寒心中不禁荡起一丝涟漪。

“我叫徐寒,来自徐氏家宗,很高兴认识你。”徐寒微微笑道。

“徐寒?那个废物少爷?”

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徐寒扭头看去,是那个孤傲少年。

“孟风,少説两句。”另一个大个子少年提醒道。

“我説话你管得着吗?”孤傲少年孟风不屑道:“徐氏家宗来的不应该是徐海吗?怎么来的是你这一个废物。哦,我知道了,你的父亲可是徐氏家宗的族长,难怪难怪……”徐原的假消息并没有传到其他家宗。

徐寒神色微沉,沐雪连忙拉住徐寒:“徐寒,别跟他一般见识,以后我们就是同门了,要相互照顾哦。”

“同门?谢天谢地,可别拉我后腿。”孟飞讥笑道。

“哎?我説孟飞,你少説两句会死啊!”大个子少年看不惯了。

这时,三名内门弟子停下脚步。

徐寒他们也停止了争吵,站在悬崖边上,大家的表情无一不是惊叹。

无数石峰如剑如戟,森然列于其间,更似千军簇拥,气势雄浑无媲。

“这要怎么过去啊!”沐雪眨了眨眼睛。石峰与石峰之间隔着深渊,据説深渊下面是妖兽的盘踞地,步行根本无法通过石峰阵到达天子峰。

唯一的女性内门弟子吹了声长哨,接着天际传来一声雕鸣。

不久,一只巨雕落于人前。巨雕昂首,高足三米,体型庞大。

“上去。”留下这句话,三名内门弟子先后爬上了雕背。

“九级妖兽神风雕!”沐雪露出一脸震惊。

神风雕,蛮阶九级风系妖兽,御风而行,瞬息十里。雕背上,徐寒感觉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天子山脉尽收眼底。神风雕忽然急转而上,笔直地飞行了一段距离,最终在天子峰巅着落。

宗门广场,大批新入宗的外门弟子聚集于此,徐寒他们似乎是最后一批。在内门弟子的示意下,徐寒等人站到了人群中。

副宗主凌云在高台上背手而立,朗声宣布:“各位都是各大家宗送到云天宗学习的弟子,但我云天宗今年内外弟子的人数已达到饱和,因此,云天宗不能把你们全部接收!”

此话一出,台下一片轰动。

“什么?云天宗不能收我们?!”

“听説云天宗前些日子有外门弟子窃取宗门剑技,引得宗主大发雷霆,才下令控制外门弟子的人数。”

有人鼓起勇气问副宗主:“不能全部接收是什么意思?能收多少?怎么收?”

副宗主的刀疤脸上挑起一抹淡笑,接着竖起一根手指:“只能收一半。所有新入宗的弟子就在宗门广场自行进行一对一淘汰战,胜者留下,至于败者……由我宗门弟子遣送回家。”

徐寒听后,眉头不由地一皱。凌云的意思很简单,云天宗只收一半弟子,让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一个对手,赢的人留下,输的人离开,就等于淘汰了一半的人。

看起来这样的规则很随意,充满了不公平性。实则不然,新入宗的弟子实力大都在蛮境六级到蛮境七级左右,蛮境五级以下的天资平庸之辈家宗不会浪费名额在他们身上,而蛮境八级的强者几乎不可能出现在这群人之中,就算真有这样的旷世天才,他也绝对不可能被淘汰掉。

想到这里,徐寒不禁暗暗佩服,能想出这种规则的人实在高明。

当然,还有一个例外存在——那个例外就是徐寒。因为认识徐氏家宗的人大多都听説过徐寒的名声——家宗第一废物,十五岁却只有蛮境四级的剑修,简直废得不行。

“嘿!废物!我们来打一场,如何?”孟风抢先一步跨到徐寒的面前,目光中噙着讥笑。

沐雪见状立即挡在徐寒的身前,生气地説:“你什么意思啊你?!”

“我能有什么意思?”孟风冷笑一声:“副宗主都説了,自行进行一对一淘汰战,就是説让我们自己找对手,我向徐寒发出挑战,有什么问题吗?”

“你好像有蛮境七级的剑修吧?在这里找谁不能找?非得找徐寒?!”沐雪愤愤不平地説。

“我找谁是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孟风,你小子太不是东西了!”大个子少年也看不下去了:“你算个男人吗?!”

“哼!我算不算男人,与你无关!”孟风瞪了大个子一眼,气焰嚣张地指着徐寒:“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还是説,你根本没那个胆量?既然如此,你就自己滚回家吧!”説罢,孟风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

“要打,我跟你打!”沐雪往前站了一步,挺起微突的小胸脯:“有本事,你把我淘汰回家!要没那个本事,对不起,你不配进云天宗!”

“我来!”大个子横跨一步,怒瞪孟风:“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有diǎn实力就得瑟得不行,还欺凌弱小!今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第一战,就引起这么大的争执,其他的弟子也都无心寻找对手,纷纷把目光聚焦在徐寒和孟风这边,一时间,以徐寒孟风为中心的空地被其他新弟子围了个水泄不通。有人同情徐寒,有人鄙视孟风,也有人对徐寒发出讥笑。

以前的徐寒因为天资低下被家宗里的人耻笑,受尽白眼,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朋友。沐雪和大个子的行为让徐寒的心底涌出一丝莫名的感动。

“徐寒,你到底有多窝囊?还要别人替你应战?”孟风讥讽道:“如果连挑战都不敢接,那你可以直接滚回家了!你没资格进云天宗!”

明明自己没胆量挑战强者,还説别人窝囊。徐寒不禁暗自摇头。

遂宁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株洲治疗癫痫病方法
湖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遂宁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株洲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