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地球守夜人第七十九章隔着一座碎石山的两场

2020-01-20 09:11: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地球守夜人 第七十九章 隔着一座碎石山的两场战斗

爱德华用泛着红光的眸子直视着先灵的猪眼,这只硬皮猪也瞪大了眼和爱德华对视。

估计郝嵩和威廉走远后,爱德华也不管一头猪是否能听懂,淡定地説道:“有人説要我注意别弄破安全套阿呸,安全服。我考虑了一下,果然还是脱掉打比较好。”边説边抛下工兵铲,将核防护服的拉链拉开,然后钻了出来。

硬皮猪见对方居然抛下了武器本打算趁机突袭,但是看见对方把相当于自己猪皮的“鳞甲”脱掉了,也是一愣。在它看来,那层东西虽然防御力不咋滴,但是相对于这些脆弱生物的来説已经很不错了。那么眼前这个居然能和自己抗衡的族魁(大概就是种族精英的意思)为何还要脱下它呢?

爱德华顺利地脱下核防护服却没有迎来意料之中的偷袭,不由得撇了撇嘴,将背包中稍稍拉出来的微型冲、锋枪塞了回去。心想:怎么老子蒙郝嵩能成功,却蒙不了这头猪呢?果然郝嵩还没有一头猪精明么?

在心中黑了一把队友,然后用脚尖将工兵铲挑了起来接住。既然诱敌无用,那么就堂堂正正的杀掉这头猪好了!暴君不再多想,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开启“狂怒”,反持着工兵铲正面直冲而上!

硬皮猪自然严阵以待,将一对獠牙对向爱德华,同时两只巨爪也随时准备反击。然而爱德华在临近对方3米距离时,突然猛地左脚蹬地急速变向!他从先灵的侧面一掠而过,同时工兵铲锋利的边缘从先灵的面部一直切割到身侧鳞甲!带起一串血珠!

一击即中,立马远遁,爱德华占了便宜就跑,对方反击的巨爪和獠牙只让他感受到了一阵凛冽的寒风。见爱德华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开,硬皮猪似乎也没什么办法,速度它并不擅长,巨爪虽利但是也要抓得到人才行。

然而爱德华看了眼刚才那一击的效果,却皱起了眉头。因为刚才自己仅仅只是切开了它的侧脸,鳞甲上只有一道白痕,而且侧脸的伤痕也在短短几秒内止血,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家伙离硅级灵王的层次不远了,但是速度是弱项,看来是擅长以逸待劳拖垮对手的套路。确实需要短时间的极限爆发攻击要害才能杀死它。至于面部要害却很可能是陷阱,毕竟要攻击正面就要面对獠牙和巨爪,甚至是这货的撕咬。”爱德华的试探和分析到此为止,他也不打算拖延了,直接燃烧起精神力和体力,祭出了“大暴走”!

爱德华曾説过,面对一些较弱的硅级灵王他也不惧。考虑到爱德华的信誉,我们大可以认定这话应该是真的。用游戏术语来形容,爱德华有极高的物理攻击,极快的速度,极高的精神抗性,但是身体相对脆弱,而且保持最强状态的时间不长。

而现在爱德华便利用对方速度慢,转身太慢的弱diǎn,绕开守备森严的正面,全力猛攻对方的后方!是的,一般动物身上最脆弱的地方除了生、殖器,就是肛门了。这只硬皮猪虽然一直尽量贴近地面,保护住了自己的生、殖器,但是菊花就难防备了。只有一条短xiǎo浑圆的尾巴挡着。

説来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虽然肛门是大部分动物的弱diǎn,但是自然界中的猎食者只有公认无耻的鬣狗、豺狗,有攻击猎物菊花的习惯。

或许是因为,这地方虽然能造成巨大的痛苦,但是要致命却需要进一步扯出猎物的肠才行。而且大部分动物的后腿踢击是十分凶悍的,再説人家排污口总是让人避之不及的。但是却有一种无耻的动物和鬣狗、豺狗般乐此不疲,甚至对同类也是如此,那就是人类

总之当硬皮猪发现爱德华居然把目标放在了自己的菊花上,顿时慌了神。作为有一定智商的先灵,它虽然也被其他先灵打过菊花的主意,但是自己有力的后踢和肮脏的卫生习惯总是能让它们打消这个愚蠢地念头。可惜它低估了万物之灵中的极品的无耻程度

不到两分钟,不停后踢以及频繁转身的硬皮猪就累得气喘吁吁了。而且它菊花唯一的防护,那条短尾巴也被锋利的工兵铲边缘切掉了,爱德华的取胜似乎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了

------------

也就是在这同时,郝嵩挑起军刺,风衣硬朗地扬起,第一只被军刺扎穿的硕鼠被甩飞了出去,带起一串血珠溅在自己脸上和身上!

“还有仅剩的一颗高爆手/雷,得好好运用才行啊,希望守夜人组织的説明书不会坑爹骗人吧”

接着郝嵩就像一台收割机一般,一边全速狂奔,一边利用精准而简洁地手上动作,军刺绕开硕鼠的利齿戳穿它们脆弱的身体,然后甩动着赶在下次戳刺前将已经半死不活地老鼠甩出去!一时之间仅凭少量老鼠根本无法近他身!

然而,随着郝嵩越来越接近混凝土碎石堆,老鼠的数量猛增!郝嵩也不可避免地被咬了,“嘶!”腿上剧烈地疼痛让他抽了一大口凉气,脚步不由得一滞,手上军刺动作却丝毫不慢,将该死的肇事者挑飞。他腿上的守夜人制服紧身长裤只是微微有破损,内里的xiǎo腿却被撕破了皮。

郝嵩知道要是站住不动,只会给来袭的老鼠用出全力撕咬的机会,那么凭它们能咬开混凝土的牙齿,就算是质量这么好的制服长裤也救不了他。所以他只是原地侧身扭步躲开趁着刚才自己一滞扑上来的鼠群,同时扬起的风衣将自己身后这个方向的硕鼠挡开,然后抖落风衣上的老鼠,继续全速向混凝土碎石堆冲去!

在接下来短短的30米路程中,郝嵩自己都数不清自己挑飞、挡开多少蜂拥而来的硕鼠,他只知道自己的体力就像温水中的冰块一般迅速消失,以及身上26处痛彻心扉地啃咬!当他奔至碎石山下时已经遍体鳞伤,大部分伤痕都集中在腿上和手上,特别是腿上的紧身长裤已经被咬得就像洞洞裤一般。

“没想到这群老鼠发现我冲向它们的巢穴时会如此疯狂!居然连咬带撞”想起之前受到的如同潮水般的可怕阻碍力,郝嵩都有些震惊。“还好撑到最佳注射时机了要是被迫早注射我也难以保证全身而退了。”

狂怒之血,一管50ml爱德华-米耶罗在“狂怒”状态下的血清,能让一个普通人短时间爆发出接近极限的能力。而昙花一现的恐怖力量之后,留下的就是非死既瘫的后果!

郝嵩看到放置在军刺尾端凹槽里的xiǎo针筒,自然会想起上次200ml一次性注射的拼命行为。要不是有核能静室以及药剂提供的大量能量,和“地心印记”的能量转化,这会儿估计他都滚去地底读长达几百年复活条了。而现在的他实力有了不错的长进,50ml狂怒之血完全是他可以接受的剂量了。

他把军刺一扭,xiǎo针筒扎进自己的静脉,微微一痛。接着不到2秒,一股酥麻的感觉就从之前酸胀的全身肌肉中散发出来,就像解开了禁锢地野兽般,郝嵩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肉发出了一声低吼,他自己也情不自禁的跟着“嗷!”的吼了一声!

接着郝嵩在大幅释放了力量的双腿肌肉支撑下,一脚踏地震起高达30cm的灰尘!一跃若电直窜3米!双手挥舞军刺就像一道血肉龙卷风一般沿着碎石堆的山坡直冲而上!之前还能对他造成阻碍的变异硕鼠群已经完全无力阻挡他,即便此刻它们的数量多得让人觉得全世界的猫都死光了一般。

短短5秒,恰恰和之前他们滚下山的时间一般,郝嵩便带着浑身破碎的血肉、凌乱的鼠毛以及全身各处的渗血伤口冲到了山dǐng,在他身后追着黑压压一片的鼠群!然而他却反手将染成鲜红色的军刺/插回背包,接着丝毫不减速,就像奔月的嫦娥,又像从高山上跃下的滑翔翼运动员一般,直接以肌肉爆发下的全速从山dǐng180度转身后一跃而起!

“轰!”这时半山腰上郝嵩不知何时抛下的一枚高爆手/雷骤然起爆!半空中的郝嵩双手插进风衣口袋,将它抬至自己的肩高。然后风衣立刻就像定了型一般变得硬朗起来,如同一支滑翔翼,此刻的郝嵩看上去就像一只翱翔的翼手龙一般!

爆炸产生的巨大威力将整个碎石山从山腰处炸得裂开了!爆炸的冲击波气浪裹挟着碎石扫过四周的一切就像一道毁灭之风!聚集起来的鼠群和它们的新巢穴一起受到了重创!

而气浪的冲击加上自身的初速度,将郝嵩张开的守夜人制服风衣连同他自己直接推送出十几米远!面朝着碎石飞射的爆炸现场,郝嵩却是一脸淡定。他利用定型的风衣向后滑翔飘落,以半跪姿势着陆后,将风衣放下变为原状,再把手从风衣口袋中抽出。然后他站起身拍了拍风衣的灰尘,歪着头微眯着眼酷酷地道:“看来风衣的説明书无误!”

“砰!”然而下一秒这货就被一颗被炸上天后,从上方落下的碎石砸到了头

“哎呦卧槽!”郝嵩顿时跪地双手抱头“嘶嘶”的抽着凉气。

成都大学附属医院
贵阳长峰医院较好的专家是哪位
治疗白癜风医院石家庄哪好
莱芜牛皮癣医院排名
哈尔滨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